当前位置:好域名娱乐吴启华演过的三级片 吴启华呼悔不当初
吴启华演过的三级片 吴启华呼悔不当初
2022-09-30

曾将文质彬彬的医生“程至美”演得有血有肉的吴启华,其实之前拍过多套三级片,多年之后吴启华谈及三级片,直呼悔不当初。

吴启华的三级作品

吴启华的三级作品中,最为人津津乐道的是他与“波霸”叶子楣在1991年主演的电影《玉蒲团之偷情宝鉴》,此片票房当年收近二千万创下三级片纪录,但已有妻女的吴启华坦言当时受骗下接拍,成为难以抹来的星途烙印。

吴启华说:“当年我拍了几套三级片,其中1991年有套江湖片,那次我还是和叶子楣合作,戏中演一个好色鬼勾引义嫂(叶子楣)。角色要成天偷看她,还有搞的场面,搞搞被发现而遭追斩。我要拍一场没穿衣服裸跑逃命的场面,不过用替身演的。拍戏暴露我都有底线,怎么都要穿条泳裤,不要给人家看屁股,我最多当去游泳。”

不拍要赔二千万

不拍要赔二千万

吴启华透露拍了这部江湖片之后当年都有人赞,因为这样而和出品人麦当雄关系很好,所以后来他说要开套古装戏找自己做男主角,还以为幸运!同年我还接了部电影《阮玲玉》,两部电影在手,以当年的市道来说很不错了。谁知后来他看剧本,就是这部《玉蒲团之偷情宝鉴》,他觉得角色发头不对路,情节怎么是这样的?当天要试造型,要他剃掉两边发鬓方便戴头套,当时又拍紧《阮》,要将头发遮去后面,两边发鬓没有就连不了戏,他以此为借口不拍。谁知监制萧若元说不拍就赔2,000万,那时算很严重了,搞到《玉》制片商嘉禾创办人之一的何冠昌也开口,叫他拍了才算完。

躲到泰国想息影

躲到泰国想息影

吴启华透露拍完之后很不开心,之后就结婚躲在泰国,准备做些小生意从此息影。他说:“你说逃避都好,因为当年我拍了这部三级片,好像在拍A片似的!试过被导演猛喝我:‘启华!大力些去抓叶子楣的胸!’哎!做演员做到这样被逼,觉得很没有意思!当年我觉得事业运很差,要做不想做的事。但为钱、为生活,不能选择!”

吴启华三级片剧照

吴启华──悔不当初

每次提到《玉蒲团之偷情宝鉴》,吴启华都是一副悔不当初的态度。话说当年他决心离开TVB闯荡电影圈,但只在少数几部电影里演配角,并不如意,有次,一位相熟的幕后工作人员找他,说要为一出爱情片找男主角,问他有没有兴趣,他马上答应并匆匆签约,怎知到了正式拍摄时,才知道这是三级片,即《玉蒲团之偷情宝鉴》。他想不拍,导演却拿出合约,上面的条款是如违约不拍就要赔偿数百万元。无计可施之下,吴启华只好硬着头皮去拍。

曾有人取笑他,戏中他与多位美女如叶子楣、周弘等床戏连场,还有片酬收,应该很高兴,但吴启华苦笑地表示,拍摄时有数十个男人在现场看着他,他根本一点也不享受,而他每次拍摄这些场面时,“都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所以,此后他接戏时非常小心,一定看清条款才动笔。

吴启华三级片--《玉蒲团之偷情宝鉴》

《玉蒲团之偷情宝鉴》是由麦当雄监制、麦当杰导演,吴启华、郑则士主演的古装电影。

影片讲述了生风流成性的未央,娶妻不久即贪新厌旧,到处出外猎艳,后来搭上布贩之妻,终日纵欲,体力衰歇,前往求医,不料巧遇从妓院训练出来的王牌回春圣手,正是其妻玉香。

《玉蒲团之偷情宝鉴》

《玉蒲团之偷情宝鉴》剧情简介

《玉蒲团之偷情宝鉴》中女性裸露身体的镜头并不算多,但仍然觉得香艳异常。片中吴启华饰演的未央生想淫遍天下女人,但又怕自己的妻子被别人玷污了,于是便专找了一个家风极正、门第森严的大家闺秀(叶子楣饰)为妻。未央生自以为万无一失,就放心大胆地到处和有夫之妇偷情。但到后来,未央生之妻被卖入青楼,遭千人践踏,这才使得未央生幡然悔悟、遁入空门。该片编导吃透了“觉后禅”的原著精神,因此改编得极为成功。当年一上映便取得极佳的票房成绩,同时它也是香港最卖座的三级片之一。

吴启华三级片剧照

《玉蒲团之偷情宝鉴》影片评价

我们若拿《肉蒲团》中这些掺杂着「性教育」与「性爱法则」的性事描述,来和真正的医学与心理学报告做一对比,即可看出「事实」与「想象」的空间之间有多大的差距,而此差距正代表了李渔乃至其它色情小说作者的「色情幻想空间」。

以「科学事实」来检验《肉蒲团》的「文学想象」,我们可以发现它最严重的色情幻想乃是「以巨大男根让性欲亢进之女子发出 yes and more 的叫声」。这个主题及它的变奏一再重复地出现于每一卷每一回里。

但我们似乎不必特别去寻找李渔个人的童年生活及成人经验中有什么「受挫的欲望」,而使他必须以此幻想来做「替代性的满足」。因为这个主题并非《肉蒲团》所独有,而是古今中外绝大多数色情小说的共通主体,我们应该注意的反倒是﹕身为作者及广大读者群的男人,他们的「共通经验」及「集体潜意识」问题。

《肉蒲团》

《肉蒲团》与其它色情小说相较,容或有雅俗之分,但它们所呈现的「色情乌托邦」则大同小异。

《肉蒲团》等所描绘的「色情乌托邦」,似乎不是「未曾许诺的梦土」,反倒更像是「令人缅怀的失落国度」了!男人在他狂野的想象里,穿越历史时空,推倒意识藩篱,而进抵「集体潜意识」的深处,展读「种族记忆」的密码,然后以文字再现那文明以前的男女关系。这个乌托邦,因为它的「反文明」,而使读者产生意识的不安,但它与潜意识契合的本质,却更让读者激狂。

在故事里,「专喜前半夜」的「未央生」因性耽女色,先有高僧「皮布袋和尚」劝他「割除爱欲,遁入空门,修成正果」,后有岳父「铁扉道人」严加管束,要「把他磨炼出来,做个方正之士」,但都没有效果,未央生还是拜飞贼赛昆仑为兄,求天际真人用狗肾嵌入他的人阳,以赛昆仑为媒、狗具为介,去淫人妻女。盖如前人所评,这意指未央生「其人品志向犹出盗贼之下」、「所行之事尽狗彘之事也」。有趣的是,「皮布袋和尚」(法号「孤峰」)与「铁扉」道人,分别是男性性器与女性性器的象征,他们的规谏被未央生当做耳边风,乃属意料中事。

吴启华

未央生必须自己坐到「肉」蒲团上,才能体会出「觉后禅」来。而他所体会的禅机或「道德法则」,其实很简单,竟是「淫人妻女者,妻女亦为人所淫」的老生常谈。未央生告别妻子玉香后,先后奸淫了权老实的妻子艳芳、轩轩子的妻子香云、卧云生的妻子瑞珠、倚云生的妻子瑞玉,以及艳芳的「代打」丑妇和寡妇花晨,结果妻子玉香也被权老实先淫后卖,在妓院里,被倚云生、卧云生、轩轩子及其它诸嫖客奸淫,连未央生自己最后在「山穷水尽」时,都想来「寻幽访胜」。表面看来,这是建立在佛家「果报」上的「道德法则」,但更深入追究,即可发现这是「男性沙文主义」心态的「外射」﹕

在故事里,玉香最后羞愧自杀,而艳芳则被赛昆仑手刃,但未央生和权老实却只是忏悔前罪,削发为僧,就被慈悲的我佛所收留(罪孽较深的未央生则还包括自阉)。这种差别待遇,照皮布袋和尚的说法是﹕「你两个罪犯原是忏悔不得,亏那两位夫人替丈夫还债,使你们的罪犯轻了许多」。为什么男人所犯的淫罪需由女人来偿还?为什么「淫人妻女者,妻女亦为人所淫」,而不是男人自己倒霉?

吴启华三级片《肉蒲团》

我们从《肉蒲团》最后一句话,窥知了李渔最后的心意﹕「总是开天辟地的圣人多事,不该生女子设钱财,把人限到这地步」。

女性的肉体勾起了男人的兽性本能,它让人又爱又恨﹔「爱」的是与女人颠鸾倒凤的欢畅与「淫人妻女」的荣耀,「恨」的是自己可能因精血耗竭,像古代将性器献给「大母神」的祭司般成为牺牲,以及「妻女被人所淫」的耻辱。

把人「限」到这地步的一切罪过都是来自女人「诱人的肉体」,是女人「诱人的肉体」让男人显现他「邪恶的灵魂」的。只有毁灭这些「诱人的肉体」,才能让男人「邪恶的灵魂」获得拯救。

吴启华大尺度床照

李渔的这枚「道德苦药」原本只是在「抵消」(undoing)他在《肉蒲团》中连篇「情色糖衣」的一种心理自卫机转,就像双手沾满血腥的麦克白夫人想藉「洗手」来洗清她的罪孽般。但当他勉力要将「淫事」转化成一则「止淫风」的道德寓言时,他对结局的安排却泄露了一个「男性沙文主义者」的不当心思。从他所处时代的「心灵生态」来说,我们固然可以谅解这种安排,但从两性平等的立场来看,却是应该加以谴责的。

写到这里,笔者发现这篇评论竟也不自觉地循着《肉蒲团》的路子,花了很多篇幅来「借淫书说法」,想象李渔文字背后的含意、分析「情色糖衣」架构出一个可能连他都不太知觉得到的「色情乌托邦」,然后再喂他一枚「道德苦药」。

吴启华三级作品

以上就是小编为大家整理的吴启华三级作品赏析。每个明星不堪的过去,吴启华这样,相信很多曾经拍过三级片的人都会和吴启华一样悔不当初。